自力更生,亮島情懷


「七號!馬防部,北高地區指揮部亮島守備隊。」當時的我還不知道,這一支全營唯一的亮島籤,將改變我的命運,也改變了我的視野和心境。 據說亮島是一座只有0.4平方公里的小島,無論在島上的哪一處,都能欣賞到360度海景。傍晚時分,當夕陽沉入海面,映照出漫天彩霞和一片粼粼的金色波光,配上一艘緩緩駛過的漁船,就是明信片般的風景畫。

然而我並非戴著草帽的觀光客,而是身著迷彩服的陸軍士兵。身為一個在都市長大、從小渴望看見自然美景的人,以抽中「金馬獎」的方式登上這座海中孤島,竟成為人生中最難忘的一段經驗。

外島前線的亮島,屬於二級戰區的艱苦地區,是民國五十年代國軍為保護臺馬航線安全,派遣「反共救國軍」海上突擊部隊所佔領的精神指標。一方面慶幸身處西線無戰事的和平時代,另一方面又對這陌生的離島有著些許恐慌與不安。

開往亮島的小白船,每五天才有一班。遇到冬天海象不佳,延航時有所聞。經過數天的漫長等待,終於在過年前的一個禮拜,隨著弟兄們跳上小白船,在驚險的海上雲霄飛車滋味中駛向亮島。

關掉引擎後的船身隨著海浪劇烈地左搖右晃,儘管暈船的不適感尚未消失,仍然要趁著一波往岸邊推的浪潮,抓住岸上接應者的手,俐落地跳上陸地。

登上亮島,映入眼簾的是以蒼勁字體書寫的「百勝港」三個大字,一旁的百勝港碑記記載著台灣陸軍工兵上士、湖南澧縣人錢百勝,在1965年春奉命登島開闢港口、執行岩石爆破任務時不幸喪生,因而建造的勒石紀念碑。

從此刻起,我知道,自己已正式成為亮島守備隊的一員。強勁的海風吹起灰白色浪花,初來乍到的心情,只有五味雜陳可以形容。 上島前的許多謠言,在熟悉後一一揭開了真面目。 曾聽說這裡缺水,用的是淡化後的海水。此言果真不假,在四面環海卻沒有淡水的地方,如果遇到旱季,海水自然就是主要的水源,因淡化後的水量有限,三至四天洗一次澡已是常態。

在這裡也可以感受到用電的可貴,支持全島用電的數座柴油發電機,必須靠船運從北竿定期運補燃料。每當在港口望著船上載著十至二十桶、每桶200公斤的柴油桶緩慢進港,心中總是又愛又怕。

滾油桶是一個要用盡全身力氣的激烈運動,按照標準方式,要先將柴油桶放倒,三至四人一組,連推帶拉,從海拔高度為零的港口開始,推上三個陡坡、經過兩個轉彎,一路推到海拔50公尺的生活區,再將它們一一滾進油庫堆疊起來。

然而,許多油桶在重複使用後,早就不是原本圓潤的曲面,而是不規則的平面,推起來格外費力。學長說這些不算什麼,「最辛苦的是海軍載來油料、礦泉水等物資的大運補。」如果接獲大運補通知,弟兄們得在半個月前就開始勤加鍛鍊體能。

每週一次的貨船運補除了不定時帶來油桶,最重要的是滿載食材、日用品、零食飲料等民生物資,使島上生活不虞匱乏。這些物質,同樣必須由人力運上最陡的港邊斜坡,才能放上載貨的鐵牛車。

在推油桶的上坡路段,會經過一座刻著「雙手萬能」的紀念石碑,是前輩們開拓亮島的象徵,也是駐軍生活的最佳寫照。

本文多數改編自:

⑴ 那一年,我們是亮島守備隊(作者:張安廷)

2011馬祖文化獎得獎作品集

⑵ 島立天中,亮照大陸——我的馬祖亮島服役生涯(作者:風雷)

⑶ 馬祖,世紀末的告別 如有雷同 不是巧合

#戰地生活文化

0 views

© 2017 by MNHC.

  • Instagram Social Icon
  • Facebook Social Icon
  • TripAdvisor - Black Circle